把奶奶的思念唱成歌

时间:2022-01-13 收藏本文
把奶奶的思念唱成歌

把奶奶的思念唱成歌

“在时光遗忘的背面,独坐残破的台阶,抬头看云翻涌着天。天空和我的中间,只剩绵绵的思念。在装载你的回忆里面,你占据了我的每一个细胞。曾经和想念,在脚下蔓延。”

这是我为奶奶写的段落,奶奶不知道,她只以为这是我从哪里抄来的歌词。虽然有些话她读不懂,但她被吸引了。她拿着这张薄薄的纸,这张承载着厚厚思念的纸,上了楼,她端坐在阳台的板凳上。

爷爷走的`时候,天气格外冷,是窗外飘着雪花,屋内玻璃上附着冰花的日子。雪花落了地,爷爷上了天堂。我们赶到爷爷家时,爷爷安详地躺在床上,奶奶呆呆地看着爷爷的脸庞。屋内人开始多了起来,奶奶不动,安如山。这时候奶奶的世界是无声的,与外面的世界有着结界,任谁都无法闯入,甚至连靠近也不行。

从前,一家人团聚闲聊时,爷爷总会用他长着老茧的手,小心翼翼地掰开葵花子,轻放进一个小碟子里,然后推到奶奶的面前。奶奶看看碟子,又嗔怪地看看爷爷,像是说“又弄疼你了吧”,然后一粒一粒递进嘴里,细细品尝着香味……

爷爷的睡眠很浅,奶奶在客厅看完电视回房时,爷爷已经入睡了。奶奶便会向外轻轻拉一下门,然后徐徐地转动门把手,再脱下鞋子用脚尖踮着进门。奶奶总是在外用右手转动把手,开门后便用左手抓住门内的把手才松开右手。关门更是小心谨慎,生怕木头相撞的声音吵醒了爷爷。

我问爷爷:“奶奶这样还会吵醒您吗?”爷爷笑着说:“会,但很轻。她那么努力,我就装作睡着了。”

爷爷去世以后,奶奶总是出神。盯着远方的一个点,然后四周变得模糊,最后连这个点也变得模糊而再也找不到。

有一回我推门进奶奶的房间,她正捧着相册。奶奶轻轻抚摸着每一张老照片,尽管有些泛黄,有些照片的四周因为岁月的侵蚀而皱缩在一起。黑白老照片,让无数回忆连接。从毕业照到结婚照,从结婚照到全家福,从全家福到三代同堂。

后来父亲和姑姑问奶奶:“妈,要不帮你再找一个吧。”奶奶摇摇头,过了许久,才开口:“再找一个?岂不是又要我照顾?”我知道,奶奶只爱一个人,所以只愿意照顾一个人,这个人的名字叫“爷爷”。从此父亲再也没提这事。

奶奶从阳台回到我房间,对我说:“你爷爷走得安详,少受了很多苦。”从窗户穿过的阳光,不含杂质,不斜不倚,安静地淌在奶奶脸上。天气正好,阳光正足——这也许就是爷爷留给奶奶最后的温柔吧。

“在失去你的风景里面,我独自流浪海角天边,也许在来生的某一天,我们能续写新的情节,完成这一次的残缺。”我把这两个段落放进五月天的《步步》里面,唱给奶奶听。但我知道,奶奶的思念是唱不完、说不清、道不尽的……

《把奶奶的思念唱成歌.doc》
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,方便收藏和打印
推荐度:
点击下载文档

文档为doc格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