搬运幸福

时间:2022-01-14 收藏本文
搬运幸福

搬运幸福

您为我搭建的桥,您为我铺设的路,我所度过的时光,我所奔跑过的方向,我稚嫩的翅膀所煽动的阳光,源源不断传送着的是互相搬运的幸福。

——题记

又是一年春好处,柳树的絮花就好像冬天那洁白的雪花,颜色就好像马蹄莲一般。这一片片一团团,就在城市上空飘荡着,就好像有谁不小心打碎了玉瓶,碎玉飞舞着,不

断的变换着舞步

随着地生小中考的逼近,紧张的思绪像大朵大朵的棉团,狂涌入我焦虑的心中,如扼住咽喉,闷闷的,使人透不过气。为了理想的成绩,母亲不得不去帮我找出以前的书本,使我进行系统的复习。

阴暗的地下室,充斥着厚重的灰尘,迷乱了眼眸,像千束鹅毛搔弄着咽喉,难以忍受的使母亲不禁发出猛烈的咳声。

也许是声音太大惊扰了在房间学习的我,狂奔下楼望见的是像扫烟筒人那样佝偻着身子,满面灰尘的母亲。

“妈,您这……”我伸出手想接过母亲布满尘土的脸,找不到书时焦虑所凝结的汗珠,厚重的咳声和极速的喘息。“不,不…你快回去,这空气不太好。”母亲边说边把我向外面推着。“你安心学习就好,我没事。”无奈之下我只好作罢。

大大小小的搬运品,堆满了狭小的门口,像偌大的石块堵住了溪泉唯一的通道,闭塞着。

就在母亲继续埋头寻找时,我偷偷的拿起,扛在了肩上:沉积的灰尘洪泄在我的身上,白与灰相间,彼此交错、融合:稚嫩的肩膀在托住的`一霎那,似脆弱的鸡蛋壳上,承载着巨山。

强大的压力,使我本挺直的身躯像被巨人折断了的树枝,像被雷雨击打着的麦穗,弯折着,低垂着,耷拉着。

可我不能发出声响,那样母亲会阻止,会心痛,即使瞬间的压迫,让我想本能的发出声来,我也忍着,咬紧牙关,劲弩嘴唇。

一次次,一回回,随时间的流逝,我渡过了灰尘的洪流,压力的巨浪。

当母亲全部整理完时,我也完成了全部的搬运。

“咦,这……”还没等母亲震惊的表情凝固在脸上,我抢先牵住了母亲的手,脸庞上黏着灰尘的汗水,也盖不住我灿烂的笑容。

“走,妈妈。我们回家。”

在那一刻,母亲欣慰的笑中,我们彼此都感受着互相赠与的爱。

您为我给予的舒适,您为我馈赠的欢乐,我所要肩负的重担,我所要承担起的责任,滋滋不断的是搬运这两人共享的幸福。

《搬运幸福.doc》
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,方便收藏和打印
推荐度:
点击下载文档

文档为doc格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