爷爷和他的地

时间:2022-01-13 收藏本文
爷爷和他的地

爷爷和他的地

我的爷爷是一位农民,住在乡下,他有着一块属于自己的天地,他是中国千千万万农民中普通的一员。

春天,他用一把被阳光和泥土所滋润的、闪着银白色光的锄头在肥沃的土地上播下了希望。每每此时,爷爷黝黑的脸上便露出了憨厚的笑容。夏天,绿油油的苗在带着泥土清新味道的空气中闪烁着鲜嫩与活力。秋天,金黄的穗子缀着条条流苏,沉甸甸的稻穗在秋风中摇摆。冬天,大雪覆盖了整块田地,流淌出一地的纯洁与美梦。

每次假期回去时,见到爷爷那透着朴实的'、如同他耕种的那块土地一般的脸庞,洋溢着自豪与幸福。爷爷和他的那块田,像是生来便是一体的,美好且和谐。

但,那一张小小的纸却改变了这一切,烈日炎炎的午后却让人的后背一片凉意。是的,它是一张工地迁收令。

爷爷坐在椅子上,背对着阳光,垂着头,手里还紧攥着已经皱巴巴的白纸,那样孤单,那样无助。我望着他,好像岁月相册里那黑与白交织着的流光碎影,长长的影子,黑黑的,沉重的,似笼罩住了前方道路。

他不愿意放弃他最爱的土地,他怎肯放弃如同他生命一般的土地!执拗的他,眼神里透着悲凉,但更多的是坚定。“我不卖,就是不卖!”他那沧桑的声音和那一扇还倒贴着“福”字的木门把来做他思想工作的人阻挡在外,他坐在小小的瓦房里抽掉了一根又一根的卷烟。我透过门缝望着他,佝偻的背影和一地的烟灰。

但那片土地周围高楼还是建起来了。是呀,毕竟不是所有的人都如他一样,如此依恋着土地。高高的楼一幢连一幢,像一座监狱的铁栅栏将爷爷的地囚禁起来。阳光照不到,暗沉沉的一片。连他忠诚的牛好似也害怕进入田间,固执地杵在牛栏中不愿再走进那块被包围、被孤立的田地。

爷爷叹了口气,似看懂了牛眼中的情,大大的牛眼和一双人眼对视着。他妥协了,一步一步走向田间,深深的脚印烙在黄土埂上,却似火一样地烫,他望着那片承载着他太多太多悲或喜的地,见证了他太多太多重大时刻的地,终究还是失去了。爷爷终是无法延续他的梦,那块土地怕也在淌着泪。

在这场可以称之为农民与城市的较量中,爷爷终究败下了阵,在动工开建的那一天,我看见爷爷浑浊的眼泪在深陷的眼眶中打转。他终是看不下去,叫我一同回去,一路喃喃自语:“这么好的一块地呀,这么好的一块地……”

我知道,从此,那片田地上春天是楼房,夏天是楼房,秋天是楼房,冬天依旧还是楼房,再也种不出曾经有过的美景,而爷爷怕也无法再有稻穗成熟时的喜悦和满足了。

爷爷在这场较量中输了自己的地,输了自己得以成为农民的资格,但城市赢了吗?我回头看着那片用钢筋水泥筑成的一切,不一定吧。

爷爷和他的地终究只能流着泪期待在各自的梦中相会。

《爷爷和他的地.doc》
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,方便收藏和打印
推荐度:
点击下载文档

文档为doc格式